金合發娛樂城點擊右邊

金合發娛樂城-資本主義應該被更美好的事物取代。

金合發娛樂城個人主義者首度戰勝傳統主義者,但是,這種勝利並不持久英國知名記者賀頓的著作金合發娛樂城《我們所處的世界》(The State We’re),在一九九五年意外地成為英國暢銷書。在這本書中,金合發娛樂城賀頓掌握到大眾反對柴契爾夫人改革的時勢。隔年,佛瑞斯特 (Vpiane Forrester)的著作《恐怖經濟》(LHorreur economique),連續幾週在法國暢銷書排行榜居冠。賀頓是見聞廣博的經濟記者。佛瑞斯特雖然是路易達孚大企業 (Louis-Freyfus)家族的後代,卻是一位小說家暨文學評論家,她的經歷和作品從未透露過她有任何資格對企業問題發表評論。


一九九九年西雅圖暴動後,反全球化書籍紛紛出現,克萊恩的《No Logo》、赫茲(Noreena Hertz)的《當企業購併國家》(The Silent Takeover)、孟畢特(George Monbiot)的《被俘虜的國家》(Captive State)就是這類書籍。馬克思主義的用語充斥於哈德特(Michael Hardt)與尼格瑞 (Antonio Negri)合著的《帝國》(Empire)中。重要的不只是這些書籍在歐洲找到一個龐大市場,它們也是歐洲唯一暢銷的商業與經濟 學書籍。這些書表達出歐洲受教育人士的憤怒和挫折。在學術圈或藝術圈、在宗教領袖之間,以及對非企業界的成功人士來說,市場、市場經濟和市場競爭力都是虐待的用語。


二OO一年五月一日,示威者聚集在倫敦譴責美國經營模式。從一七八0年突擊巴士底監獄到二OO一年圍攻熱那亞,群眾不放過任何一個丟石頭的機會,他們當中也有穿著涼鞋、騎著自行車的抗議的人,他們希望世界變得更美好。有一位抗議者拿的海報寫著:「資本主義應該被更美好的事物取代。」


這個口號掌握到現代反資本主義的沒有條理。示威者在反對什麼,這是很清楚的事,但是他們卻不清 楚自己支持什麼。赫茲女士意見中的困惑顯而易見,從她譴責「消費主義等同於經濟政策的世界,企業四 處散播他們的口號,以帝國規則抑制國家。」赫茲承認:「現在,從許多方面來看,企業比任何機構更做 好準備,要在大多數開發中世界扮演主要的正義代言人。」赫茲的答案(不管意謂什麼)就是重申國家權 力。0即使哈德特與尼格瑞不再追求社會改造,卻要求自由移民,要求有權取得社會所得,以及生產方式 的重新分配(不管怎樣分配)。


這種迷惑擴及到歐洲左派人士。他們拋棄社會主義的起源,不過失去意識形態讓他們更容易當選,尤其是歐洲選民群起反對美國經營模式,認為這種模式太過分。邁入二十一世紀後,左派人士開始在英國、法國和德國掌權。在英國和德國(法國的情況比較少),原本社會主義黨派擁護市場競爭力,但是其改變的

主張是膚淺的、不樂觀的。布萊爾的「第三條路」(third way)就在陳腔濫調和嘲弄中逐漸勢微。不過,新 中間偏左計畫唯有安置在一個適合新世紀、且前後一致的政治經濟中,才能獲得成功。


社會主義的失敗也為歐洲中間偏右派人士創造兩難困境。英國保守黨在進入一九九O年代時,秉持兩個不同的傳統。一為擁護美國經營模式的自由主義個人主義者;一為強調制度延續性的保守傳統主義者。

這整個世紀中,兩者一直透過共同敵人社會主義—而結合為一體,但是,這個接合劑在柏林圍牆倒場後,也隨之粉碎。在柴契爾夫人執政時,個人主義者首度戰勝傳統主義者,但是,這種勝利並不持久。


儘管柴契爾政權獲勝,致力於美國經營模式的歐洲政黨,通常是不會當選的。

社會民主主義歐洲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政治經濟,一直是由社會民主主義所支配。不過,這種情況已經失敗,尤 其在戰後的種族樂觀主義最後幻滅的英國,情況更是如此。在一九七四到一九七九年,弱勢工黨在英國執政期間,大家對國營企業、公眾服務和福利國家的不滿聲四起。英國常被說成難以控制。柴契爾夫人於一九七九年當選首相,廢棄所有社會民主主義的機構。順利推動對工會的攻擊,拆除政府、雇主與勞工之間集體對話的習性與制度,把大多數國營產業民營化。工黨於一九九七年重新掌握政權時,以「新工黨」為名,與以往的社會民主主義保持距離。


以來,瑞典被視為是社會民主主義的範本,但是這個典範卻光彩漸失。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似乎從一九四六年起,就一直主掌瑞典政權,直到一九七六年失去政權一九九一年又重獲政權。在一段很長時間內,瑞典享有國內生產毛額強勢成長、社會凝聚力極強,讓世人相當欣羡。但是近期的經濟成長卻是歐洲國家中,最令人失望的國家之一。金合發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