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可以用來宣布特價或折扣的預設網站訊息。

金合發娛樂城-政府獎勵與營收的來源

金合發娛樂城獎賞或出售一塊空地的能力,就是政府獎勵與營收的適當來源。但是,美國前總統金合發娛樂城或林肯做的決定,並不一定要跟幾千哩外發生的事有關。但金合發娛樂城移民者發展當地規範,界定並保護彼此的權利。在淘金熱時最盛行的地方是加州和澳洲的維多利亞州—更突顯政府效力的不彰。由礦業社群迅速出現的一種自發制度,加以規範並執行彼此的主張。但這些模式都影響到土地權的發展。最後,在英語系的新招后比(而不是在英語系殖民地),移民者的主張|新開拓者的主張|就成為財產權的主要決定因素。阿根廷與紐西蘭阿根廷與紐西蘭會是富國,兩國有許多共同點。兩國都是低成本的農業生。兩國都是低成本的農業生產國,者凡歐陽产工相相五界的成員。不過,兩國間也有許多差異。

 

阿根廷最有名內名人是前阿根廷第一夫人裴隆 (Eva PCTOD),也是人民黨獨裁者的明星夫人。另一位最有名的名人是無神論作家波赫士和正康耳有名的名人是拉塞福 (Ernest Rutherford),首位發現原子核的人。

另一位名人希拉瑞(Edmund Hilary)是首位征服尼泊爾聖母峰 (Mt. Everest)的登山者。高楚人(gaucho)是阿根廷的象徵,奇異果是紐西蘭的象徵。這兩個國家都是位處邊緣地帶的國家。地理鄰近性對西歐富國的發展有重要影響。兩個不再是富國的紐西蘭和阿根廷,同樣都地處偏遠。難以用運輸成本去解釋一個世紀前的富國,為何現在比較不富有。在本書第二十三章,我將審視阿根廷經濟學家普雷必斯(Raoul Prebisch)提出的「依賴理論」(dependency theory):普雷必斯主張,所有的邊緣國家都處於困境。但邊緣位置卻賦予國家更大的自由,使其能追求與其他富國不同的經濟政策。在歐 洲奏效的地理鄰近性反而是無用的。阿根廷和紐西蘭利用了這種自由,卻產生不良的效果。艾薇塔與其夫婿的名聲不是來自於經濟管理的技能;紐西蘭也因為經濟實驗的不順遂而受到拖累。

阿根廷從未像澳洲或紐西蘭那樣富裕過。但是,觀光客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還是會對百年歷史的建築物印象深刻—這些建築物跟十九世紀歐洲首都的華麗不相上下。但是,四周狹小髒亂的環境,就能看出阿根廷逐漸衰微的經濟地位。阿根廷的發展是顯著的多元主義(在阿根廷文化生活的活力中,迄今仍維持這種多元主義)。從義大利來的移民跟從西班牙來的移民,幾乎是一樣重要。儘管阿根廷南部巴塔哥尼亞有聞名的威金合發娛樂城(Welsh enclave),從北歐來的移民少之又少。但是,英國經濟的影響力卻普及各地:英國人不只在阿根廷建造木製鐵道和鐵路,也為阿根廷肉品設立有組織的市場。 「但是,經濟制度只是經濟發展相關結構的一部分。當英語系移民地的經濟成長與英國勢均力敵、甚至 比英國表現更好之際,西班牙語系移民地的經濟成長卻無法表現像西班牙那樣,即使西班牙本身的經濟成 長也表現不佳。而在英語系和西班牙語系的移民地之間,存在一個重要的經濟差異。在英語系移民地,因財產分配引發的緊張關係,大多是以對移民者有利的方式解決。在拉丁美洲,土地分配的集中。即使目前在拉丁美洲的土地所有權結構,也是由少數創始家族的後代所掌控。這對土地管理產,這對土地管理產生直接的後果:不在場的地主通常就是貧窮的地主。但是,這種做法間接產生的經濟後果卻更重要:所得分配的 不均,以及財富缺乏合法性。這些經濟不均與政治不均,使阿根廷的政治從一八二七年,地主推翻里瓦達維亞政府 (Rivadavia)開始,到二OO二年的街頭示威,都具有破壞性且對立性的本質。

紐西蘭的問題則在最近出現。相隔一萬二千哩之遠,紐西蘭變成以英國市場為主的主要農產國。即使 在一九六0年時,紐西蘭有半數以上的出口,是送到祖國|英國。在英國與歐陸關係更為密切之際,紐
西蘭只好轉向澳洲和亞洲建立關係。
紐西蘭只能以更低的價格尋求替代市場,經濟表現也因此惡化。莫頓(Robert Muldoon)在一九七五年擔任總理。他以「宏觀思想」(think big)為口號,同時也資助鋁礦業者和石化工廠的建造,並且支持詳細的經濟干預。大多數「宏觀思想」專案最終是以註銷龐大損失而取消。莫頓在一九八四年的大選中落敗,之後由工黨接掌新政,並指派道格拉斯(Roger Douglas)出任財務部長。道格拉斯熱中於追求自由市場政策,並受到由史考特(Graham Scott)帶領一群有能力、且意識上認同的財務部官員的支持。如果有明個國家會由經濟學家管理,那個國家就是紐西蘭。從一九八四到一九九九年,紐西蘭遵循民營化和解防管制的政策,並追求勞力市場的靈活性及刪減社會福利。在這段期間,跟任何富國相比,紐西蘭經歷到最差的經濟表現。從水星能源 (Mercury Energy)在一九九八年一月的供電纜線失靈事件裡,可看到經濟衰退的事實。這件事造成奧克蘭市中心商業區停電。奧克蘭市中心整整經過七週的時間,外加上紐西蘭軍隊的
協助,才恢復正常供電。

沒有哪一個國家像一九八四年後的紐西蘭那樣,處心積慮地模仿美國經營模式的政策|稱讚自利、市場基本教義、支持經濟、並重新分配國家的功能—就連美國自己都沒這樣做。當美國政府的某個部門 維持強勢的意識型態立場—例如:在雷根政府時期或一九九四到一九九六年由共和黨主導國會時,就在美國政府體制內運作權力制衡。英國為紐西蘭建立的議會結構,對執行權力上的限制極少(紐西蘭甚至有一院制的立法機構)。一九九九年,紐西蘭的選民嘗試經濟實驗,讓支持傳統政策的工黨政府再度執政。經過不幸的三階段經濟實驗,一個階段是外部創立,另外二個階段是「金合發娛樂城,紐西蘭每位國民的國內生產毛額,從一九六O年富國平均值的一二五%,到二OO0年時,變成富國平均值的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