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合發娛樂城點擊右邊

玩運彩|潘石屹soho中國舉辦的房屋租賃競拍會 字金靴獎 世界盃體 字號

小編在8月10日有幸參加了潘石屹soho中國舉辦的房屋租賃競拍會,房屋租賃需要競拍,對,你沒有聽錯,既然土地需要競拍,工程需要競標,那麼soho搞一個商業和辦公的租賃競拍會應該是不是也是很說的過去啊,感覺上也是秉著公平,公開,公證的原則,讓企業們參與各種商業場地和辦公場地,包括soho3Q聯合辦公的競爭。參與的可以是企業,中介,還有個人,價高者得。小編當時也覺得,潘總很聰明啊,搞個這種類型的,提升soho形象和曝光度,又可變相提升租金,一舉幾得啊。

8月10日,soho中國上海房租租賃競拍會現場

這種模式,各種聲音好壞參半咯,有人覺得是show,有人覺得不錯,大家覺得呢。

小編在這里不多評價這種模式的好壞,就寫寫8月10日這場競拍會有趣的地方吧。

此次競標會主即時比分 玩運彩要以上海的項目為主,有商業和辦公,每個項目基本有4-7家公司競拍。

這里我們無法得知soho以怎樣的條件來判定企業中標,可以斷定的是基本上中標企業都是出價最高者得。

這次競標會上基本上每個項目的競拍租金都差不多,價高者得,也許也會考量中標者得綜合實力,這些也正常,大家都可接受。

但有一個項目引起了小編的注意,天山soho音樂廳項目競拍,此項目的競價引起了在場觀眾的巨震,這里補充一句,所有參與競拍的企業或個人都是現場寫好最后競拍租金價格然后封存,最后當著大家面拆封,一個一個自己讀出來的。

天山soho音樂廳項目一共有七家公司參與,包括很有實力幾家國企,還有文廣集團。

此項目租金出價從第一家0.66元每平方米每天,一直到最后一家11元每平方米每天,現場嘩然。

是的,你沒有看錯,同一個項目租金報價差距達16倍多(月租金的算法是報價乘以總面積再乘以每月天數,不含物業管理費,電費,各種雜費等等),

其中五家基本上報價圍繞在2元左右,最高的也就2.85,其中有兩家公司分別報了6元和11元,顯然肯定是11元報價最高的中標了。11元的價格加上物業管理費等其它費用,光每月付給SOHO的房租就達百萬以上了。付的起這個房租還是其次,主要前后差價巨大。

會后也引起了大家的議論紛紛,是什麼原因造成同一項目會有如此大的報價差呢。

小編在現場也頓時愣住了,只知道中標單位,有錢,就是有錢。

soho上海天山廣場音樂廳(租賃面積2365.41)

會后小編出于好奇心對參與此項目競拍的幾家企業做了溝通和了解。

此項目是個音樂廳規劃項目(據說拿地的時候就有要求必須建一個音樂廳後勁國小 足球),所以參與的企業多半是以文藝、劇場,影院、演出為主的文化類公司,帶有一定的服務大眾的色彩,所以參與的企業報價都會偏低。這種以服務大眾文化為背景的音樂廳,盈利方式主要以門票收入為主,帶有一定的公益性,營運的生存能力有限。那為什麼有幾家公司的報價會遠遠高出呢,是怎樣的優秀的內容可以讓中標企業愿意出比人家高上十幾倍的房租呢?參與的企業回答的也是不可思議。也有幾家當場提出了質疑,但運彩 闖關是對小編的問題也沒有作過多的回答,只是說質疑沒有任何答復,感覺是被坑了,說早知道這樣就不會參加了,后面也不原多說。

這種情況下讓小編越發好奇,心想者將來上海是不是要多一個非卡卡 世界盃常棒的音樂廳了。

小編只好自己再通過各種渠道了解情況,再扒了扒其中幾家企業。

當小編扒到出價第二高和第一高的企業時(就是中標企業),又愣住了,這兩家公司不都是做夜店的嗎。出價第二高報6元每平方每天的成都史貝斯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在成都,重慶,昆明經營著三家夜店。而報價11元的中標單位上海前線捷捷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不就是當年大名鼎鼎夜店的myst,且母公司參與各種夜店內容,涉及內容眾多,雖然中標公司洗的很干凈,但是了解其背景應該都知道吧,小編在這里就不多展開了,歡迎網友自行來扒一扒。

這,這,這,小編沒記錯的話,潘總,您在7月31日公開場合不是自己說的三種業態不要,‘’非法集資,傳銷,開夜店的‘’,這不是打臉嗎。

這,中標單位不就是純純正正開夜店的公司,難道他們改行了。

因為消費太高小編平時也不太敢去這家酒吧,但也有幸曾被朋友帶去過幾處,當時在上海還是很火的,屬于混夜店的no.1場所。后來因為打架鬧事被徹底關了,打架鬧事被關也很奇葩,據說是跟黑勢力有關。這里小編也不多展開了,網上各種信息都有。

從多次與企業溝通可看出來,參與的幾家企業都不太能接這個結果,同時是也很無奈。

主要原因有:

1,這次音樂廳規劃項目,有硬性的規劃指標及要求,需要參與企業制作符合規定的商務標書和技術標書,投入較多的精力。

2,參與的企業被蒙在鼓里,如果有夜店類型的參與,肯定是無法競爭的,基本就不參加了。

3,特地安排了兩家夜店互相競爭,妥妥的把一個規劃好的公益項目操作成純租賃的商業項目。是故意為之還是視而不見呢,小編在這里就不多猜想了。

小編更奇怪的是這不是有規劃要求嗎。難道的難道,這家公司準備改行了,準備做一個給大眾開放的音樂廳。何況政府層面也不能隨便同意吧,其它參與的企業回答我是,他們關系好,有的是辦法,靠包裝,靠打插邊球,甚至。。。你懂的。。。

小編不敢多想了,但是按照這個租金,能做什麼呢。不做夜店酒吧也很難付得起這個租金吧。難道酒吧這種天昏地暗的場所也可以叫音樂廳(酒吧里面的確一直放音樂)

加上這家公司的母公司所從事的行業全部為娛樂夜生活行業,也很難想象他們改行去做其它業態的內容。那麼作為soho層面招租的時候是否清楚呢,還是為了租金和業績才是第一呢,故意而為之呢,這里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每個企業足球 國家隊以盈利為目的是無可厚非。但是把一個規劃大眾受益的內容,做成一家夜店的話,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呢。去過上海幾家知名夜店酒吧的,大家都懂的,所謂富二代,所謂網紅,酒池肉林,比消費,比妹子,里面還有什麼內容,就不多說了,網友們都懂的,宣揚的東西總是不太正面吧。

將來這里到底經營的是什麼呢,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最后的最后,小編還是愿意相信潘總的,新的模式能給企業帶來利潤,帶來便利總是好的,到了您這個級別也肯定更注重社會責任和公眾形象吧。在追求利潤的同時,是否應該完善模式,加強管理,避免惡意操作和負面的商業形態來影響SOHO形象呢。